<rp id="3c0ny"><acronym id="3c0ny"></acronym></rp>
    <li id="3c0ny"><acronym id="3c0ny"></acronym></li>
    <tbody id="3c0ny"></tbody>
    <th id="3c0ny"><track id="3c0ny"></track></th>
  • <em id="3c0ny"><acronym id="3c0ny"><u id="3c0ny"></u></acronym></em>
  • <th id="3c0ny"></th>
  •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博東館未來看點揭秘:觸摸珍貴瓷片、直面文物修復

    2017-9-23 18:00:48

    來源:東方網 作者:張海盈 選稿:王浩也

    效果圖

      東方網記者張海盈9月23日報道:上海博物館東館9月27日將正式啟動建設,東館長啥樣?東西兩館的展陳重點將會有什么區別?東館有哪些特色體驗項目?東方網記者就此采訪了上海博物館館長楊志剛。楊志剛透露,未來東館將更注重互動功能、文化演繹和主題陳列。記者了解到,包括《高逸圖》在內的一批珍貴書畫、工藝品或將“移師”東館,成為“鎮館之寶”,東館建成后,觀眾還能走進開放式庫房參觀體驗。

      長啥樣?表面“海陸交匯”,空間敞亮開放

      上海博物館東館選址花木地塊,東至丁香路,北至世紀大道綠帶,西至楊高南路,毗鄰上海科技館、東方藝術中心。東館地上6層,地下2層,總建筑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這樣大體量的一個建筑,在設計上怎樣兼顧各方的要求與審美?“我更看重建筑的實用功能,作為一個博物館來說,首先必須是好用的,這好用一方面是要方便觀眾參觀,另一方面對于文物的展陳、保護也要好用”,上博東館主創設計師、同濟大學教授李立這樣告訴記者。

      2016年上海舉辦了重大文化設施國際青年建筑師設計競賽,由李立帶領的青年團隊獲得了上博東館項目的設計一等獎,并最終在招投標過程中被確定為上博東館設計方案的“操盤手”。記者通過從已經確定的方案建設模型看到,未來的東館整體呈矩形體塊,造型簡潔挺拔,建筑立面的既有平整的石材形態,也有波浪型象征波濤起伏大海的形態,既體現出上海這座城市“海陸交匯”的地理位置,也象征著上海“勇立潮頭”的排頭兵精神。

      “一次性建成體量如此巨大的博物館在世界上也很少見”,李立告訴東方網記者,為了緩解觀眾在特大型博物館中的觀展疲勞問題,建筑在設計中還改進了常見的封閉式流線設計,在流線的不同位置設置敞開式的休閑邊廳以及室外露臺和花園,強調了建筑空間與城市空間的交流互動。

      根據設計方案,上博東館二層到四層為基本陳列區,展陳書畫、工藝、絲綢之路、陶瓷之路等常設內容,還有青少年探索宮、文博廣場,使得觀眾在博物館內參觀,既能與歷史對話,也能感受陸家嘴現代化的風貌。目前,項目已經進入到開工前的最后沖刺階段,將于9月底正式開工建設,計劃于2020年竣工。

      看什么?文物“講故事”,鎮館之寶瞄準書畫、工藝品

      說起東館建成后與上海博物館本館如何”差異化“發展,楊志剛表示,東館建設的總體定位是把上海博物館建設成為“世界頂級的中國古代藝術博物館”,在展陳方面”絕不會、也不可能簡單地把本館的展內容復制到東館“。

      上海博物館擁有館藏文物百余萬件,其中珍貴文物14萬件。“說實話,近幾年來作為館長,我的心情一直就是處于著急、焦慮的狀態,因為展館實在是不夠用。"楊志剛的這句大實話絲毫沒有夸大的成分,上海博物館目前只有十一個專館和三個展覽廳,囿于陳列空間和條件,展廳中展品不足上博藏品總量的百分之一,一些有影響力的臨展也不得不提前兩三年開始排檔期。

      雖然最終的展陳方案還未確定,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東館將構建以中國古代文化主題為核心的展陳體系,融合多個藝術門類,突出書畫、工藝藏品優勢,讓文物講故事,與西館以青銅、陶瓷為重點的中國古代藝術專題陳列相互呼應。

      今年3月,上博書畫常設展首次一次性更換30幅展品,其中相當一部分是首次展出或久未展出的精品,這次“變身”也被業內認為是上博借此次換展盤活藏品,加強研究、梳理,為東館展陳設計做準備。如換展時展出的米友仁《瀟湘圖卷》與顧園手卷,除了畫作本身以外,題跋只展出一小部分,像這樣古代書畫巨制的手卷、極高的豎軸,上博還有很多,東館建成后從物理空間上將可實現完整呈現。

      據報道,上海博物館擁有海內外一流的古書畫收藏,館藏珍品從東晉到清末的古代書畫精品,數量超過萬件。未來,一批書畫、工藝珍品或將“移師”東館,包括晚唐繪畫大家孫位的唯一存世作品《高逸圖》等有望成為東館的“鎮館之寶”,和其他許多受限于展出條件而長年得不到展出的國寶共同亮相館藏秘寶專室,與公眾見面。

      怎么逛?“在博物館待一天?妥妥的!”

    效果圖

      隨著《我在故宮修文物》紀錄片和電影的熱映,“文物修復”這個職業正在揭去神秘面紗。記者了解到,在未來上博東館,這層面紗將完全掀開,觀眾能夠直接看到文物修復的操作過程。李立介紹說,在上博東館三層西側,依托庫區建構了別具特色的文物互動體驗區,觀眾可以近距離觀摩文物修復區的工作場景。

    效果圖

      在文物互動體驗區里,除了觀摩修復,觀眾還將能夠走進開放式的體驗庫區參觀館藏珍品。“開放式庫區的參觀方式我們還在研究,但我們愿意拿出上博館藏珍品,給觀眾看、甚至觸摸”,楊志剛透露,比如上博收藏了大量各個時代的碎瓷片,就會考慮讓觀眾在開放式庫區中能夠親手摸一摸。“從展陳角度來說,我們肯定是選擇完整器型的珍貴瓷器,但這些瓷片其實也代表了當時的制作工藝,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只要觀眾愿意,我們就考慮開放。”

      據介紹,建成后的上博東館不僅空間礦寬敞,更從設計環節就考慮了觀眾觀展、休閑、體驗以及公共服務等各種功能。李立告訴東方網記者,觀眾沿螺旋坡道漫步而上,多層次交互展示的平臺與屋頂中式園林一起形成豐富的空間感受,在許多轉角出都設置休閑、體驗空間,咖啡館、就餐區一應俱全,方便觀眾休憩。東館也將有更多的空間設施用于服務觀眾,包括藝術書店、主題咖啡廳等,首層“L型”公共空間里就還安排了2000平米的文創展示區。

      上海博物館東館建成后,將更重視博物館教育功能,將借鑒國外自然科技類探索館,專門增設了針對青少年的博物館體驗空間,使孩子們能在互動體驗中增加對中華文明乃至世界文明的認識。除了面向青少年的體驗空間,東館還將有更多的教室、圖書館、數字影院等設施對公眾開放。

      “未來,在上博東館逛上一整天完全可能,我希望走進博物館,能成為一種生活方式。”楊志剛說。

      隨著各地愈發重視文化設施建設,中國的博物館正在進入“脫單”時代。2015年北京故宮提出建北院,南京博物院此前也提出要建“六館一體”,楊志剛認為,上海博物館本館、東館分別位于上海“兩核多點”文化圈中的兩個核心位置,這樣的格局世界罕見,“我們要盡快培養形成適應未來兩館一體的思維方式,關鍵是要提升服務能力”。對于未來兩館同時運營將會帶來的影響力,楊志剛稱,除了兩館之間的互動之外,他更希望上博能夠成為東西兩大核心文化圈中的“策劃源、輻射源”,為東西兩大核心的“共振”發揮作用,"上海博物館將在上海文化新格局中扮演重要作用"。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博東館未來看點揭秘:觸摸珍貴瓷片、直面文物修復

    2017年9月23日 18:00 來源:東方網

    效果圖

      東方網記者張海盈9月23日報道:上海博物館東館9月27日將正式啟動建設,東館長啥樣?東西兩館的展陳重點將會有什么區別?東館有哪些特色體驗項目?東方網記者就此采訪了上海博物館館長楊志剛。楊志剛透露,未來東館將更注重互動功能、文化演繹和主題陳列。記者了解到,包括《高逸圖》在內的一批珍貴書畫、工藝品或將“移師”東館,成為“鎮館之寶”,東館建成后,觀眾還能走進開放式庫房參觀體驗。

      長啥樣?表面“海陸交匯”,空間敞亮開放

      上海博物館東館選址花木地塊,東至丁香路,北至世紀大道綠帶,西至楊高南路,毗鄰上海科技館、東方藝術中心。東館地上6層,地下2層,總建筑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這樣大體量的一個建筑,在設計上怎樣兼顧各方的要求與審美?“我更看重建筑的實用功能,作為一個博物館來說,首先必須是好用的,這好用一方面是要方便觀眾參觀,另一方面對于文物的展陳、保護也要好用”,上博東館主創設計師、同濟大學教授李立這樣告訴記者。

      2016年上海舉辦了重大文化設施國際青年建筑師設計競賽,由李立帶領的青年團隊獲得了上博東館項目的設計一等獎,并最終在招投標過程中被確定為上博東館設計方案的“操盤手”。記者通過從已經確定的方案建設模型看到,未來的東館整體呈矩形體塊,造型簡潔挺拔,建筑立面的既有平整的石材形態,也有波浪型象征波濤起伏大海的形態,既體現出上海這座城市“海陸交匯”的地理位置,也象征著上海“勇立潮頭”的排頭兵精神。

      “一次性建成體量如此巨大的博物館在世界上也很少見”,李立告訴東方網記者,為了緩解觀眾在特大型博物館中的觀展疲勞問題,建筑在設計中還改進了常見的封閉式流線設計,在流線的不同位置設置敞開式的休閑邊廳以及室外露臺和花園,強調了建筑空間與城市空間的交流互動。

      根據設計方案,上博東館二層到四層為基本陳列區,展陳書畫、工藝、絲綢之路、陶瓷之路等常設內容,還有青少年探索宮、文博廣場,使得觀眾在博物館內參觀,既能與歷史對話,也能感受陸家嘴現代化的風貌。目前,項目已經進入到開工前的最后沖刺階段,將于9月底正式開工建設,計劃于2020年竣工。

      看什么?文物“講故事”,鎮館之寶瞄準書畫、工藝品

      說起東館建成后與上海博物館本館如何”差異化“發展,楊志剛表示,東館建設的總體定位是把上海博物館建設成為“世界頂級的中國古代藝術博物館”,在展陳方面”絕不會、也不可能簡單地把本館的展內容復制到東館“。

      上海博物館擁有館藏文物百余萬件,其中珍貴文物14萬件。“說實話,近幾年來作為館長,我的心情一直就是處于著急、焦慮的狀態,因為展館實在是不夠用。"楊志剛的這句大實話絲毫沒有夸大的成分,上海博物館目前只有十一個專館和三個展覽廳,囿于陳列空間和條件,展廳中展品不足上博藏品總量的百分之一,一些有影響力的臨展也不得不提前兩三年開始排檔期。

      雖然最終的展陳方案還未確定,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東館將構建以中國古代文化主題為核心的展陳體系,融合多個藝術門類,突出書畫、工藝藏品優勢,讓文物講故事,與西館以青銅、陶瓷為重點的中國古代藝術專題陳列相互呼應。

      今年3月,上博書畫常設展首次一次性更換30幅展品,其中相當一部分是首次展出或久未展出的精品,這次“變身”也被業內認為是上博借此次換展盤活藏品,加強研究、梳理,為東館展陳設計做準備。如換展時展出的米友仁《瀟湘圖卷》與顧園手卷,除了畫作本身以外,題跋只展出一小部分,像這樣古代書畫巨制的手卷、極高的豎軸,上博還有很多,東館建成后從物理空間上將可實現完整呈現。

      據報道,上海博物館擁有海內外一流的古書畫收藏,館藏珍品從東晉到清末的古代書畫精品,數量超過萬件。未來,一批書畫、工藝珍品或將“移師”東館,包括晚唐繪畫大家孫位的唯一存世作品《高逸圖》等有望成為東館的“鎮館之寶”,和其他許多受限于展出條件而長年得不到展出的國寶共同亮相館藏秘寶專室,與公眾見面。

      怎么逛?“在博物館待一天?妥妥的!”

    效果圖

      隨著《我在故宮修文物》紀錄片和電影的熱映,“文物修復”這個職業正在揭去神秘面紗。記者了解到,在未來上博東館,這層面紗將完全掀開,觀眾能夠直接看到文物修復的操作過程。李立介紹說,在上博東館三層西側,依托庫區建構了別具特色的文物互動體驗區,觀眾可以近距離觀摩文物修復區的工作場景。

    效果圖

      在文物互動體驗區里,除了觀摩修復,觀眾還將能夠走進開放式的體驗庫區參觀館藏珍品。“開放式庫區的參觀方式我們還在研究,但我們愿意拿出上博館藏珍品,給觀眾看、甚至觸摸”,楊志剛透露,比如上博收藏了大量各個時代的碎瓷片,就會考慮讓觀眾在開放式庫區中能夠親手摸一摸。“從展陳角度來說,我們肯定是選擇完整器型的珍貴瓷器,但這些瓷片其實也代表了當時的制作工藝,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只要觀眾愿意,我們就考慮開放。”

      據介紹,建成后的上博東館不僅空間礦寬敞,更從設計環節就考慮了觀眾觀展、休閑、體驗以及公共服務等各種功能。李立告訴東方網記者,觀眾沿螺旋坡道漫步而上,多層次交互展示的平臺與屋頂中式園林一起形成豐富的空間感受,在許多轉角出都設置休閑、體驗空間,咖啡館、就餐區一應俱全,方便觀眾休憩。東館也將有更多的空間設施用于服務觀眾,包括藝術書店、主題咖啡廳等,首層“L型”公共空間里就還安排了2000平米的文創展示區。

      上海博物館東館建成后,將更重視博物館教育功能,將借鑒國外自然科技類探索館,專門增設了針對青少年的博物館體驗空間,使孩子們能在互動體驗中增加對中華文明乃至世界文明的認識。除了面向青少年的體驗空間,東館還將有更多的教室、圖書館、數字影院等設施對公眾開放。

      “未來,在上博東館逛上一整天完全可能,我希望走進博物館,能成為一種生活方式。”楊志剛說。

      隨著各地愈發重視文化設施建設,中國的博物館正在進入“脫單”時代。2015年北京故宮提出建北院,南京博物院此前也提出要建“六館一體”,楊志剛認為,上海博物館本館、東館分別位于上海“兩核多點”文化圈中的兩個核心位置,這樣的格局世界罕見,“我們要盡快培養形成適應未來兩館一體的思維方式,關鍵是要提升服務能力”。對于未來兩館同時運營將會帶來的影響力,楊志剛稱,除了兩館之間的互動之外,他更希望上博能夠成為東西兩大核心文化圈中的“策劃源、輻射源”,為東西兩大核心的“共振”發揮作用,"上海博物館將在上海文化新格局中扮演重要作用"。

    No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