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3c0ny"><acronym id="3c0ny"></acronym></rp>
    <li id="3c0ny"><acronym id="3c0ny"></acronym></li>
    <tbody id="3c0ny"></tbody>
    <th id="3c0ny"><track id="3c0ny"></track></th>
  • <em id="3c0ny"><acronym id="3c0ny"><u id="3c0ny"></u></acronym></em>
  • <th id="3c0ny"></th>
  •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交所國際發展部總監傅浩 全力為中國資本市場開放護航

    2018-11-5 08:22:35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張楊 選稿:李佳敏

      原標題:全力為中國資本市場開放護航

      傅浩(左)參加證券金融領域的國際交流活動,傳遞中國聲音。資料照片

      2014年11月17日,滬港通正式開通,這一中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標志性事件吸引了各方關注。英國《金融時報》曾提到,滬港通“或許是自歐元問世以來金融市場上實施的最復雜的項目”。而這一復雜項目成功推出的背后,凝聚著一批“護航員”的心血,其中就包括現任上海證券交易所國際發展部總監的傅浩。

      一個風風火火的人

      初見傅浩,一副風風火火的樣子——講話語速很快,腦子轉得很快,甚至連平時的動作也很快。也難怪,上交所的國際化時不我待,傅浩手中的工作太多,他必須時刻與時間賽跑,分秒必爭。

      “傅浩那速度,堪比田徑運動員。”身邊人形容,平日里傅浩往往一出電梯,幾個箭步,便已將同行的人甩在幾米開外,留下匆匆背影。傅浩到底有多忙?看看同事開的玩笑就能明白一二,“咱們部門就應該采購一臺銀行常用的取號機,這樣大家就可以排在總監辦公室門口等待匯報了。”

      盡管如此忙碌,傅浩也會抓緊一切可能的時間參加證券金融領域的國際交流活動,傳遞中國聲音。今年5月,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在約旦舉行年會,邀請上交所參加。由于時間緊迫,傅浩在開會前一天才拿到簽證,并匆忙趕上國際航班,長途跋涉抵達后直奔會議現場。沒想到,他剛一坐下,氣還沒喘勻,主持人便將一大堆問題拋給了他。好在傅浩早已習慣這種快節奏的狀態,他立刻用流利的英語侃侃而談,專業的回答收獲與會國際人士的陣陣掌聲。

      一招獨門“畫”功

      傅浩對于資本市場的深刻理解和專業能力一直為人所稱道。更難能可貴的是,為了讓人更清晰直觀理解自己的思路,傅浩練就了一招獨門“畫”功。

      每當傅浩同事們的項目陷于瓶頸、工作碰到問題、報告進展緩慢之時,大家都如同條件反射一般,第一時間想請傅浩“作畫”。因為大家知道,只要傅浩提起辦公桌上的那支簽字筆,轉身走到那塊展示板前,片刻之間,一份切中要害的結構梳理圖就會呈現在眾人眼前。無須多余的討論,憑著這份梳理圖,傅浩便會快速“解決戰斗”。

      有時候,這塊展示板不僅是同事間討論問題的工具,也是向國際投資者釋疑解惑的窗口。2014年底,在亞洲地區的西方大行交易主管聯盟組織了數十位交易員到訪上交所,溝通滬港通北向制度框架。令人始料不及的是,這些交易員毫不客氣,直接對現行交易結算機制表示了質疑。面對對方咄咄逼人的態度,傅浩不慌不忙地拿出了展示板。基于對方提出的重點關切問題,傅浩一遍遍地在展示板上描畫賬戶結構圖,不厭其煩地向對方介紹說明我國的市場和制度,心平氣和地對兩地市場的基本情況、制度設計的初衷和主要考慮逐一進行了闡述,成功獲得了這些國際投資者的信任。

      要知道,與國外投資者或機構交流,沒有底氣是要吃虧的。匯豐證券服務中國區客戶服務總經理李湛表示,“傅浩在此時就會非常自信,因為他有積累,對業務心里有數,所以能按照自己的方針來妥善處理,讓人挑不出毛病。”

      一個空前的大項目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滬港通的基本框架設計正是上交所和港交所的領導利用喝茶的時間在一張餐巾紙上“畫”出來的。同樣擅長“畫”的傅浩,就這樣在2012年底擔任滬港通工作團隊的主要負責人,牽頭滬港通業務方案設計工作。聽起來非常高大上的項目,落地起來需要方方面面扎實的工作和艱辛的付出。由于這是一個“前無古人”的項目,從制度、技術、法律等各個層面都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交易時間不同怎么辦?貨幣匯率差異怎么處理?市場監管如何進行?為解決滬港兩地交易制度的差異,傅浩和團隊在兩地市場中積極尋找“最大公約數”。要知道,這樣的大項目可容不得一點差錯。團隊每日加班加點,吃喝睡都在辦公室,畫了不知多少張圖紙,設計了無數種可能,預演了多次方案,一步一步完成了滬港通從概念設計到業務方案的轉化工作,最終創造性地解決了滬港兩地市場互聯互通中涉及到的交易機制、結算交收、市場監管、投資者保護、額度控制等復雜問題,并設計了嚴格的風險控制機制。方案定稿那天,看著窗外已經升起的太陽,傅浩才第一次安穩地睡著了。

      讓傅浩欣慰的是,滬港通自推出以來運行平穩順利,經受住了市場波動的考驗,成為境外投資者參與A股市場和內地投資者投資港股的重要通道,在全球資本市場產生了巨大影響。過去有些外資機構認為,中國資本市場的對外開放只是表面文章。而滬港通的推出,讓他們看到了中國真正的決心。為了讓國際投資者看到更多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的決心,傅浩沒有停下腳步,用他的話說,“要繼續全力為中國資本市場的對外開放保駕護航”。很快,他參與的另一個大項目——滬倫通也將要登場了。

    上一篇稿件

    No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