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azsg9"><small id="azsg9"><blockquote id="azsg9"></blockquote></small></u>
        <menu id="azsg9"><legend id="azsg9"></legend></menu>
        <s id="azsg9"></s>
        <rt id="azsg9"></rt>
          <tt id="azsg9"><form id="azsg9"></form></tt>
          <rt id="azsg9"><meter id="azsg9"></meter></rt>

          <rp id="azsg9"></rp>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博首辦董其昌大展:數字人生一秒看懂書畫宗師朋友圈

          2018-12-6 15:36:04

          來源:東方網 作者:熊芳雨、劉曉晶 選稿:田雨霖

            東方網記者熊芳雨、劉曉晶12月6日報道:董其昌,水瓶座男子,生活在明朝晚期,是位來自上海松江的書畫宗師。12月7日,《丹青寶筏——董其昌書畫藝術大展》將在上海博物館開幕,這是中國大陸首次舉辦董其昌藝術展覽,為了董其昌“回家鄉”,上博籌劃準備數年之久,也罕有地在展覽標題里高調使用了“大展”字樣。

          展覽現場

            作為書畫史上極具影響力的人物,讀懂董其昌,就可以知晚明以來的文人畫是怎么回事,其影響對于當下山水畫壇也仍然可見。董其昌只畫山水,一堆山、幾棵樹,沒有人物,連樓臺、舟橋,也是能少則少。為什么這樣一位畫家有如此崇高的聲譽和地位?董其昌的山水世界,趣味就在看似“乏味”的畫面中,以禪喻畫,沒有人的山水畫面,你就是置身畫中的那個人。

          《董其昌小像》,上博館藏

            書法上他喜歡臨摹各派大師的字,從顏真卿、米芾、歐陽詢再到二王,涉獵之廣無人能及。水瓶座最大的特點是革新,董其昌也一樣,他重在取他人所長融入自己的風格,“學古人的精氣,師其意而遺其形”。他的字重筆墨和韻味,疏朗端莊,結體緊致。

            “我們要完成的是在美術史上留名的學術展覽。”策展人、上海博物館書畫部主任凌利中在此前的采訪中這樣宣布。

            釋疑!為什么叫“丹青寶筏”?

            上博是董其昌作品收藏最富的博物館之一,在這場前所未有的大展中,除了本身的館藏,美國、日本等15家海內外機構的相關重要作品均將齊聚上博,154件董其昌傳世之作,以般配這位來自書畫宗師舉足輕重的地位。

            展覽名稱中的“丹青寶筏”,是借用王鑒評價董其昌作品以及吳偉業作品之辭。

          董其昌個人簡歷

            策展人凌利中說,“寶筏,原為佛教用語,喻指世間一切事物由困惑到解決所使用的方法與手段,在畫史上,董其昌承上啟下,引領了身后的畫壇。”其后,清四高僧、四王吳惲、金陵畫派、新安畫派,乃至晚清近三百年的畫壇,大都在其理論影響之下而成就,形成了一個群體性的文人畫創作高潮。

            展覽由“董其昌和他的時代”、“董其昌的藝術成就與超越”及“董其昌的藝術影響和作品辨偽”三個部分組成。展覽期間,同時還將舉辦董其昌藝術國際研討會。

            董其昌在世之時,藝術成就名滿天下,同時也是被作偽最多的中國藝術家。策展人凌利中將在展覽結尾處教觀眾辨別“真偽董其昌”——多件雙胞作品、仿作偽作同時在展廳開列,通過對比,讓觀眾直觀體會董其昌的筆墨之高妙。

            亮點!董其昌作品之最不要錯過

            此次展覽幾個“董其昌作品之最”無疑是展覽的亮點,傳世最早的作品,于萬歷十四年,35歲時所作的《山居圖扇》;最晚的作品,崇禎九年,82歲時所作的《細瑣宋法山水圖卷》,據董其昌題記自署“丙子九月重九前二日”,此卷應為目前所見傳世董其昌最晚手跡,可謂絕筆。兩件作品之間的時間跨度長達48年。

          董其昌的創作進入真正的成熟期,最著名的代表作便是《秋興八景圖》。

            傳世最長的作品,共計18米的《天馬賦》;最大的字,書法作品《臨顏真卿書裴將軍詩》,等等。另外還有董其昌的標準像、最大的冊頁《秋興八景》與《仿古山水冊頁》、唯一傳世的詩文手稿、唯一董其昌原裝冊頁等,薈萃了董其昌海內外精華。

            限于展覽時間和展陳空間,將分為上下半場,分界點是1月20日。1月21日-22日,全世界研究中國畫和董其昌的專家將齊聚上海,共同研討這位宗師的藝術歷成就。1月23日開始撤換展品后,將開始大展的下半場。

            新鮮!書畫大家董其昌的數字化人生

          “董其昌數字人文”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傳統的書畫展覽,上博還建設了一個國內首創、全面基于數據的博物館數字化管理平臺,其中,“董其昌數字人文”書畫專題子項成為該系統演示的焦點。通過這個數據庫分析,可以清楚地知道董其昌生平,活動地區、游歷軌跡、師友子侄學生關系網等信息。這位書畫大師從出生到去世每一年發生的與其相關的重大事件,甚至人生中的幾次重要出行,都被做成了動圖,他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被清晰地記錄了下來。比如他于1605年5月,到長沙觀賞了米友仁的名作《瀟湘奇觀圖》,并作了題記。

            記者看到,系統還將董其昌的名作進行高清拍攝,在屏幕上放大到原作的數倍,通過高清對比,清楚地看到上博館藏董其昌名作的各種局部細節。“比如,我們館藏董其昌的重要作品《煙江疊嶂圖卷》,通過這個系統的高清圖片分析,和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董其昌一模一樣的《煙江疊嶂圖卷》進行比較,馬上知道我們這一卷為真,臺北故宮所藏的那一卷為偽作。因此,這些都為董其昌研究帶來了便利。”凌利中說。

            該系統還提供人工智能服務,比如讓機器學畫,辨識董其昌名作中慣用的筆法,然后自動搜索其他作品中相似的畫面,進行比對研究。凌利中表示,這樣的系統,不但充滿趣味,也有助于研究人員辨偽。而以人工智能方式分析中國古代繪畫的元素及特征,這在目前中國書畫研究中是首創。

            好奇!除了董其昌還有這些名家畫作

            展覽以上博館藏為主,同時向故宮博物院、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等海內外15家重要收藏機構商借藏品,“有時候一個展柜打開,里面藏品來自8家單位。”凌利中說。

          元代黃公望《富春山居圖》

            普林斯頓大學藝術博物館拿出的鎮館之寶東晉王羲之《行穰帖》卷。作為王羲之書法的忠實追隨者,董其昌在此卷后釋文并作了三次題跋。董氏本人書風以“二王”為宗,頗多臨仿,可謂“二王”書風之集大成者。

            浙江博物館的元代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外借了上博一個月,該藏品是從浙江博物館原計劃的展覽中撤下,特意支援上海的董其昌藝術大展的。董其昌學畫即從黃公望入門,畢生推崇追摹。在“南北宗論”中,黃公望是“南宗”畫家中核心之一。“無用師卷”的筆墨與圖式對董氏作品影響至深。

          展覽現場

            上博館長楊志剛表示,和尋常展覽不一樣,這是研究型的學術展覽。通過展覽形式,轉化的研究成果可以出幾本博士論文。在這個展覽中,既展出了董其昌的藝術作品,也呈現了董其昌在藝術史和文化史做出了哪些貢獻,其如何確立藝術地位、學術觀點和藝術創作對后人的影響等的經歷,勾畫出董其昌這位先賢的藝術足跡。

            展覽于2018年12月7日至2019年3月10日在上海博物館展出。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No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