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lbpv"></tbody>
  • <tbody id="9lbpv"></tbody>
    <em id="9lbpv"><strike id="9lbpv"><u id="9lbpv"></u></strike></em>
    <button id="9lbpv"></button>

    <th id="9lbpv"><track id="9lbpv"></track></th><rp id="9lbpv"></rp>

    <th id="9lbpv"></th>
    <li id="9lbpv"></li>

    1.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技物所29枚共和國紀念章 見證我國紅外與航天事業無數個“第一”

      2019-10-5 05:50:09

      來源:文匯報 作者: 許琦敏 選稿:吳春偉

         國慶前夕,一場簡樸而隆重的獎章頒授儀式在中國科學院上海技術物理研究所舉行。

        儀式上,29枚“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被一一送到獲得者或家屬手中。展開這張名單,恰如翻開了中國空天紅外遙感事業的一部奮斗史——每一枚紀念章都凝聚著一代甚至幾代人的心血,也凝結著上至耄耋老人、下至科研青年為創新矢志奮斗的家國情懷。

        艱難中起步,一次次將“做不出來”變成“創新奇跡”

        “現在我們總說‘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可建所之初,我們的基礎相當差。”89歲的中國科學院院士、紅外遙感專家匡定波是技物所29枚紀念章獲得者中最年長的一位。他回憶,當時還是年輕講師的他,已是技物所最初一批科研人員中職稱最高的,進所的學生中不少只有高中學歷,甚至只是工業商店里愛好科學的工人。匡定波無比感慨地說:“追夢不論起點高低,只要堅持就會有收獲。我們堅持了六十多年,現在不少領域已達到世界一流!”

        29枚紀念章見證著我國紅外遙感發展史上的一個又一個“第一”:第一枚空間紅外敏感探頭隨“東方紅一號”衛星升空,第一臺空間碲鎘汞紅外探測器讓“風云二號”精度大幅提升,第一臺空間激光主動探測儀和星地量子密鑰通信光學載荷承擔了我國首顆量子實驗衛星“墨子號”上的重要實驗任務,還有第一臺機載紅外熱像儀、第一臺空間紅外遙感儀……每個“第一”背后,都是一代代科學家矢志不渝、為國家解憂的忠誠,百折不撓、初心不改的執著,以及挑戰自我、勇于超越的決心。

        有多少次任務曾被認為“中國人做不出來”,最后都在科研人員的堅持奮斗、團結協作下變成了現實。29枚紀念章記錄下這漫漫征途中的一次次光亮:紅外焦平面探測器及組件、輻射制冷和機械制冷、光學薄膜等一批“卡脖子”關鍵核心技術逐一實現了自主可控,打破了國際禁運;機械加工、光學加工、電裝、環模試驗先后實現了自主配套,衛星載荷的全鏈條工程保障能力由此建立起來。

        29枚紀念章也銘記了這群創新者們超乎常人的投入與付出,“一輩子做一顆星”是他們的人生寫照:為了讓“風云二號”氣象衛星擁有“千里眼”,中科院院士陳桂林因勞累過度引發視網膜脫落,幾乎喪失了視力;在“墨子號”野外試驗時,團隊不幸遭遇車禍,年輕科研人員跌落山谷后,第一想到的是怎樣修復摔成幾截的設備;“6.5天工作制,全年無休”是團隊攻關的日常,在任務緊要關頭,很多人甚至幾個月都回不了家,投入在載荷上的精力遠遠超出對自家孩子的付出……

        幾代人接續奮斗,闖出一條創新之路

        徐衛明是29枚紀念章獲得者中最年輕的一位。42歲的他,從博士階段起就投身探月工程,為“嫦娥”系列探測器研制激光三維成像敏感儀。“這可是著陸時的關鍵設備,如果測不準,把嫦娥帶進坑里,我的責任就大了!”因為肩頭的責任比天大,嫦娥三號奔月著陸的那段時間,徐衛明緊張得睡不著覺,畢竟這些“從來沒做過,都是全新的起點”。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能與老師以及老師的老師們一起獲頒紀念章,感覺非常榮幸。”徐衛明覺得,正因有了老一輩科研人員從無到有開拓創新的勇氣和埋頭苦干頑強拼搏的毅力,才有了后面一代又一代接力前行的基礎和動力,這種精神的傳承任何時候都不過時。

        近二十年來,隨著國家航空航天事業的發展,技物所一代代科研人員接力前行,點亮了一顆顆高懸太空的衛星“眼睛”,其中包括“風云”系列氣象衛星、“海洋”系列遙感衛星、我國首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墨子”號等應用衛星的光電遙感主載荷,“神舟”“嫦娥”“天宮”等重大航天工程光學遙感儀器和空間科學實驗設備,“創新”“天鯤”等多種系列航天型號姿態敏感器等。

        這個國慶節,徐衛明經常去實驗室加班。“明年7月,我國將要發射火星探測器,現在所有設備已進入正樣的最后確認階段,一些關鍵細節必須確保萬無一失。”他說,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老一輩科學家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百廢待興、一窮二白的艱苦條件下,闖出一條屬于中國的創新之路;新時代的年輕人更應瞄準世界前沿,趟出一條從跟跑到并跑、領跑的“超越之路”。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No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