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lbpv"></tbody>
  • <tbody id="9lbpv"></tbody>
    <em id="9lbpv"><strike id="9lbpv"><u id="9lbpv"></u></strike></em>
    <button id="9lbpv"></button>

    <th id="9lbpv"><track id="9lbpv"></track></th><rp id="9lbpv"></rp>

    <th id="9lbpv"></th>
    <li id="9lbpv"></li>

    1.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推動“晚7點至次日6點”夜間經濟的繁榮發展

      2019-10-5 05:56:28

      來源:文匯報 選稿:吳春偉

        夜上海,不夜城。當夕陽西下,夜晚漸漸拉開序幕,白天的忙碌似乎在這一刻停下來,夜色逐漸暈染開來,各色霓虹燈下的觥籌交錯、談笑風生,構成了一道道屬于這座城市的靚麗風景線。

        上海的夜是豐富而多姿的,從老一輩人熱衷的“乘風涼”、露天電影,到紅極一時的夜排檔“彭浦夜市”……這些與生俱來的“不夜城”基因,在今年迎來政策紅利——今年4月,上海市商務委等九部門聯合出臺《關于上海推動夜間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圍繞“國際范”“上海味”“時尚潮”打造一批夜生活集聚區,推動上海“晚7點至次日6點”夜間經濟的繁榮發展。

        在路邊攤體會申城的煙火市井百態

        臺灣名小吃大腸包小腸,四川樂山缽缽雞,吃完咸的再來點甜的——鮮榨果汁、可樂爆米花桶……約上三兩知己好友,在露天長椅上感受這份酣暢淋漓,在白領趙菁看來是卸下疲憊、享受夜生活的最佳方式。

        這也是錦江樂園夜市最常見的畫面。從2016年引入臺灣著名的士林夜市至今,這個以摩天輪為背景的夜市,一度成為上海吃貨們追憶夜市情懷的首選地。今年,錦江樂園夜市已步入第四個年頭,更一舉集齊了臺灣、四川、陜西和上海本土的四大風味,78個攤位200余種美味,時間也從4月一直延續到12月,晚間營業到22點。

        “食物口味上老少咸宜,帶孩子來錦江樂園玩,可以在這里解決晚飯。平時下班,約上同事朋友來放松下,小吃既經濟又實惠,很像小時候兜馬路、吃路邊攤的感覺。”趙菁告訴記者。

        19時,錦江樂園夜市迎來一天中的高光時刻。古早味的大腸包小腸、蚵仔煎作為臺灣小吃代表,仍舊吸引吃貨們排隊嘗鮮;來自成都寬窄巷子的一根面經由店員以妖嬈舞姿甩出,是視覺和味覺的雙重享受;因《長安十二時辰》而走紅的陜西美食也能在此尋到蹤跡,一口香臊子面、秦鎮米皮讓人足不出戶就能“拔草”長安美食;生煎餛飩、排骨年糕、小肉串作為上海傳統小吃代表,在一眾南北風味里別具一格,喚醒上海人的味蕾記憶。

        錦江樂園夜市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正探索“深夜食堂”模式,鼓勵攤主開設宵夜檔,目前已有十余家將營業時間延長至午夜12時,滿足更多吃貨的需求。值得一提的是,這里的路邊攤滿足懷舊記憶,也免去了食品安全的后顧之憂。該負責人介紹,今年食藥監部門在錦江樂園夜市現場設立了樣檢室,每一家攤位也都擁有許可證,所選擇的食材也保證全程可追溯,確保了舌尖上的安全。

        除了“吃”,夜市還在“玩”上下功夫。錦江樂園已配合開放部分夜場游樂項目,中央大街上的街頭藝人表演、魚療、射擊游戲等活動也吸引著不同年齡觀眾的目光。主辦方介紹,未來夜市還計劃引入伴手禮,吸引更多人來“買買買”。

        不止于“美食聯合國”,更是國際化“客堂間”

        位于閔行區虹梅路的老外街,或許是上海夜色經濟中最具國際范兒的:這條全長約480米的街上,集中了30家各國特色風味餐廳和酒吧,堪稱“美食聯合國”。消費者中五成以上、店主中七成以上為外籍人士。

        入夜,各色店招和香樟樹影交錯,除了街口地標性的火車頭,還有現代雕塑、噴泉等別致景觀遍布街區內外。樂隊駐場的熱鬧酒吧、安靜愜意的特色餐廳,還有適合知己好友們開懷暢飲的露天座位……人們總能在此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一款。

        記者在老外街上看到,與上海其他國際化消費場所不同,來老外街的中外消費者多是拖家帶口。常客孫剛說,和家人朋友來這里點上一份薯條啤酒套餐,聊上大半個夜晚,是他最喜歡的生活方式。

        消費者的心聲與老外街運營管理方的定位——國際化“客堂間”不謀而合。

        上海老外街商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武才告訴記者,老外街原是上海虹橋機場徐虹支線的停靠站,1996年該支線停運,變成了一條雜草叢生、垃圾遍布的廢棄鐵路路基,之后鐵軌被挖除,一度很是臟亂差。而其狹長型、極窄的街面寬度,也為改造帶來了不小的難題。初接手該項目時,他們發現,虹橋地區已有許多外企白領和高管居住,但為他們提供休閑消費的場所卻幾乎沒有,因此在頗費一番周折考察后,大膽提出國際化“客堂間”的理念,即凸顯“帶有休閑感的生活場景”。

        為此,張武才和團隊著重在兩方面下功夫,一是環境的提升和改造。項目開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移栽了大量樹齡15年左右的香樟樹,配合街區規劃大幅提升顏值,給人以親近自然的感覺;二是精挑細選特色商戶。首批招租時,400多家報名商戶最后僅留下五六家。時至今日,唯一性依然是商戶入駐老外街的一道門檻——除非餐廳風格完全不同,否則同一餐飲主題的餐廳只能在此開一家。

        開放的街區,流動的盛宴

        晚上6時過后,楊浦區大學路換上了與白天不一樣的面孔:沿街店鋪亮起五彩燈光,各色餐吧里涌進食客,他們中有大學生,也有白領創客,開放的街區尤為適合“逛吃”,這場流動的盛宴將一直持續到午夜。

        大學路夜市迄今剛好走過10個年頭。如今,圍繞著長約700米的主干道,沿街近50家書店、咖啡館、特色小店、創客空間等鱗次櫛比,外擺桌椅和綠植在街區里錯落有致,不論是一人食還是聚餐,談工作或是休閑娛樂,都文藝范兒十足,又不失親切感。

        在留法歸來的創意工作者陳如看來,這里背靠繁華的五角場商業區,街區的開放環境讓夜生活有多種選擇,且不受營業時間限制,“非常契合年輕人的生活習慣和社交需求”。

        大學路的幕后推手是瑞安地產創智天地項目,瑞安地產廣為人知的項目還有上海新天地。不過在創智天地項目總經理陳麗丹看來,兩者的基因是完全不同的。“大學路周邊的高校和科創企業構成了獨特的生態,新業態和多元跨界的消費模式也進一步帶火了大學路的夜間經濟。”

        比如,名為“All the lovers”的酒吧將甜品和酒創意結合,成為年輕人特別是女性消費者晚飯后“續攤”的首選;音樂餐吧MARU飯點時售賣戰斧牛排、意面等各類西餐,晚上9時,駐場樂隊登臺開啟小型live,將氣氛推向高潮……

        開放的社區不僅適合“逛吃”,也孕育了人和社區之間的情感紐帶,構成大學路夜生活中獨特的密碼。“許多人從讀書到工作、結婚生子都在這里,大學路承載著記憶又擁有巨大的想象空間。”陪伴大學路走過10年,陳麗丹自己也對這里充滿感情。

        

      上一篇稿件

      North